英国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英国威廉希尔中文网站>行业资讯 央行双降提振信心 市场乐见其成

央行双降提振信心 市场乐见其成

   市场总容易被过度乐观和过度悲观的情绪左右。这一次弥漫全球的风险资产抛售潮,或许真的被夸大了。

  继周一暴跌8.49%之后,上证指数昨日再度下跌7.63%,失守3000点大关。与A股不同的是,亚太、欧洲和美国等地区的股市在调整之后出现反弹。

  对于股市下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希勒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现在美国都在谈论中国的问题,他个人认为这一担忧被夸大了。2007年中国股市也曾出现大幅下跌,而中国经济并未受到很大影响。

  面对全球金融市场的过度波动和不太牢固的经济企稳,昨日中国央行决定双降。自826日起,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6%;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75%。自96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受此影响,截至发稿,包括德国DAX指数、法CAC40指数、富时意大利MIB指数都上涨4%以上。美国道琼斯、纳斯达克和标普三大指数出现2%以上的反弹。

  多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本轮股市下跌再次演化为类似2008年金融海啸的可能性不大,发达国家股市下跌主要受到新兴市场危机外溢的影响,全球系统性风险仍可控。

  在解释这次央行双降原因时,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近期全球金融市场的过度波动可能通过预期等渠道影响我国和全球经济,为了进一步巩固前期稳增长措施的成果,有效降低融资成本,保持合理流动性,帮助稳定国内外市场预期。这也体现了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作用。

  基本面向好双降弥补流动性

  实际上,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保持了中高速增长。一季度、二季度和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均增长7%,符合7%左右的年度预期目标。

  昨日,李克强总理在会见哈萨克斯坦第一副总理萨金塔耶夫时指出,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仍然扑朔迷离,市场波动较大,也使中国经济受到一些影响。但中国经济整体平稳的基本面没有变,经济运行仍保持在合理区间,而且支撑实体经济向好的积极因素正在不断积聚。

  在谈到人民币汇率问题时,李克强说,近期我们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是顺应国际金融市场走势的合理举措,也是寓调整于改革之中。当前人民币汇率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能够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凯投宏观经济学家MarkWilliams认为,市场对于中国经济的恐慌情绪已经过度。

  Williams在最新的分析报告中指出,中国股市泡沫的破灭并不能够反映中国经济的状况。他说,实际上,近期的中国经济数据比之前更积极,这也暗示中国经济仍旧很强劲。同时,中国决策者们也做好了必要时进一步扩大宽松的准备。

  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则承认,国内国际经济形势和金融市场流动性状况是双降的主要触发因素。

  陆磊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国际经济低迷促使我国以扩内需作为主攻方向恰逢其时。7月进出口总值同比负增长8.2%,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0%,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累计负增长0.7%。外需的波动性要求扩大内需尤其是消费需求成为宏观调控的重要目标。

  陆磊认为,已到了以降息促使企业财务成本进一步降低、以降准促使金融机构具有更充分的金融资源调配能力、以定向降准推动金融机构支持消费的时间窗。

  而且,利率与汇率政策配合也恰逢其时。近期央行对人民币对主要货币中间价报价机制实施进一步完善,势必对金融体系本外币流动性构成结构性影响,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实际上为金融体系注入了无期限流动性,可以有效增强金融机构针对货币市场波动实施流动性管理的能力。

  除降准外,近期央行还实施了扩大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MLF)、抵押补充贷款(PSL)等增加市场流动性和可贷资金的举措。

  流动性紧张肯定不利于股市稳定。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是必要的。而央行确实放松了银根,给市场注入了流动性。政府限制高杠杆融资和投机活动的措施也是正确的。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原委员余永定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不过,余永定认为,鉴于中国经济继续处于增长乏力状态、通货膨胀危险不大、企业融资成本偏高、企业债务负担严重、股市持续下跌等因素,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无法避免。但对汇市的影响也会相当巨大,如何应对是对央行的重大挑战。

  股市不会造成系统性风险

  本轮股市大跌,不少市场人士担心发生系统性风险,从而引发金融危机。

  在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股市对银行体系的影响有限,对实体经济影响更有限。在余永定看来,目前中国股市的暴涨暴跌主要是财产和收入分配问题。

  余永定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对于这种看法要有分析。首先,必须搞清什么是系统性风险。股市暴跌是否会引起系统性危机是可以进一步讨论的。其次,救市的含义也有所不同。

  股票暴跌,一般情况下不会对经济造成致命的打击。当然,也有例外,如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香港。当时香港受到国际炒家的攻击,政府不直接干预,买进股票,逼退国际炒家,股市就会崩溃,而股市崩溃意味着香港经济的崩溃。中国2007年股市跌得更厉害,但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因此而受到的伤害是有限的。余永定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余永定认为,系统性风险是涉及整个金融体系,特别是银行体系的风险。并没有证据证明,银行体系受到股市暴跌的严重影响,更遑论实体经济。

  虽然发达国家股市近期也出现大幅下跌,但从经济基本面和它们的金融系统来看,发达国家并没有比2008年更差,而且在结构性问题上有所改善。招商银行同业金融总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表示,本轮发达国家股市下跌,更有可能与1987年美国股灾类似,是一次估值回归的阶段性调整,而非系统性股灾的爆发。

  还有市场人士担心由于恐慌、去杠杆等等,中国一度出现流动性危机。

  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但这种流动性危机大概局限于证券公司等与股市密切相关的非银金融机构。余永定说,有意思的是,在股市暴跌的同时,中国银行间市场的利息率并没有出现明显上升。这同香港当年银行间拆借利息率一度上升到300%不同,同美国次贷危机出现时短期资金市场冻结也有很大不同。

 

     转载中华纺织网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7503540号
法律声明 | 技术支持:港湾有巢

闽公网安备 350103020002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