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英国威廉希尔中文网站>行业资讯 东莞鞋服制造业“变身”:一座“世界工厂”的艰难转型

东莞鞋服制造业变身:一座世界工厂的艰难转型

夏日的东莞,天气闷热。厚街镇最大的制鞋厂绿洲鞋业的生产车间里,机器轰鸣,人头攒动,约7000名工人正在流水线上一刻不停地重复手头的工序。经过裁断、针车、组底、成型后,一双双色彩艳丽的运动鞋被放进美国著名品牌的英文鞋盒里……
  “尽管包括前期研发设计都是我们做的,但这样一双鞋毛利平均只有两三个百分点。现在人工和物料都在上涨,但出口价格不断下滑,利润率越来越薄,只能靠量来补价。”绿洲鞋业有限公司经理许文交坦言。
  绿洲鞋业的困境并非个案。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当前外贸企业普遍遭遇人力成本大幅攀升及欧美贸易优惠政策向东南亚、非洲国家倾斜的“双重挤压”,出口竞争力被严重削弱。以代工鞋厂为例,现在净利润仅1%左右,企业大多面临“不做量不行,做量会很累”的尴尬。
  “面对内外压力,一些外贸企业出现‘转行’‘转业’或‘转地’。”厚街镇副镇长陈锦胜告诉记者,有LED出口企业改做休闲农业;有的关门不干了;有的搬到劳动力价格和关税都更低的地方。厚街传统优势产业制鞋和家具制造厂家数量均在减少,家具制造出口企业已由400多家减少到现在的200家左右。
  对于东莞这样对外依存度极高的制造业城市,转型升级是大势所趋。记者在东莞了解到,一些较大规模的出口企业多年前就开始通过“机器换人”、创立品牌和“走出去”探索转型。
  记者在多家工厂看到,“机器换人”已成趋势。过去完全依靠手工的针车、画线、拉帮等制鞋环节,也改用自动或半自动设备。许文交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用上机器后,仅“成型”生产线就从原来每条100人减少至85人左右。
  “更主要还是提高产品附加值。”许文交拿起一只琴键状的鞋底对记者说,这是绿洲研发的新产品,目前越南等地的厂家想做也做不出来,所以还能继续获得中高档的欧美订单。
  不过对企业来说,“拥有品牌,才能最终拥有市场”。作为东莞自主品牌的佼佼者和最早转型的加工贸易企业之一,楷模家居用品制造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震告诉记者,做品牌后利润率比以前提高了一倍多,能到15%至20%。尽管今年受国际需求不旺盛、国内房地产不景气影响,预计销量会与去年持平,但利润率还会有所提升。
  东莞的华坚集团则在万里之外的非洲找到了发展契机。2011年,集团决定到劳动力成本不到国内十分之一的埃塞俄比亚投资建厂,由于管理培训得当,那里已成为3800人规模、毛利率达18%的“创收大户”。
  “我们会继续扩大在埃塞俄比亚投资,新厂房已经动工。不过研发、贸易和高档产品生产仍会留在东莞厚街打造‘世界鞋业总部基地’。”华坚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翼孔这样描绘未来。
  东莞,变化已经悄然发生,“变身”的效果开始显现,新动力正在孕育。
  一个典型的迹象是,走了一批低端制造企业,也来了一批高端制造和科技型企业。据陈锦胜介绍,今年上半年,全球最大电动工具制造商德国创科集团在厚街设立大型研发中心。下一步随着承光五金公司、三星公司增资及巨冈机器、东一电商产业园等大型项目落地,厚街还将增强外贸增长后劲。
  从“贴牌”到“品牌”,从“制造”到“创造”,东莞经济发展的新动力正在生成。据统计,全市加工贸易企业拥有自主品牌数量已由2008年的2308个增至2014年的9111个,增长近3倍。仅厚街外资企业就拥有183个自主品牌。
  “这与东莞加强自主创新、研发投入息息相关。”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肖鹞飞认为,东莞近年来组建了一大批新型研发机构,大大提升了科技成果转化和市场开发能力。尽管与东南亚国家相比,东莞人力成本优势不再,完备的产业链是东莞最大的优势所在。
  记者调研中感受到,与国际金融危机那一波冲击不同的是,这次是企业本身迫切意识到转型升级的重要性。“从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发展经验看,由劳动密集型到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转移大概需要15至20年,因此对以东莞为代表的中国外向型制造业转型,不能急于求成,要保持耐心和毅力。”肖鹞飞说。
  如今,“世界工厂”东莞,正经历一场艰难转型。既有成本攀升、人口红利消散引发的调整“阵痛”,更有“机器换人”、创立品牌和“走出去”迎来的发展“新天”。 

转载 “中华纺织网”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7503540号
法律声明 | 技术支持:港湾有巢

闽公网安备 35010302000271号